当前位置:首页 > 淫妻小说 > 我妻子阿珂在外企上班的屈辱经历

我妻子阿珂在外企上班的屈辱经历

2016-06-04

我有一年没有工作了,生活在这大都市里,全靠的是我妻子阿珂在外企的那份工作。她原本是会计,可因工作突出做了经理的秘书。自结婚后,我们非常幸福,我和她常做爱,她不但漂亮而且有一种高贵的气质,还很丰满。

有一天她说她们经理要约我们吃饭,叫我去单位等她。可到了她单位,过了半小时了,不见她下来。等了半天,我不耐烦,就上楼找她。我妻子平时就在经理办门口的桌前,可人不在。

我想,还是去和她经理打个着呼吧,反正是人家约我们吃饭。一进屋,我见妻子正在给经理整理文件,而他把手突然从我妻子后面拿出来。见我进来,好像有点不好意思,赶紧叫我坐下。经理说今天正好有空,一会找个地大家聚聚,我们寒喧几句,就聊起来,问我为什么不找个工作呀,我说现在不好找,太难了。妻子见我们聊到一起,就进了经理的里屋,好像是去加水。我和经理说着说着,他突然也进了里屋,我很奇怪。等了好几分钟,他才出来,出来时我见他裤子的扣子开了,而且底下还有点鼓鼓的。我想是不是他和我妻子在里面有什么事呀,因为我妻子和我说过,经理总对她动手动脚的。要不是因为现在工作不好找,早就让她辞了。刚才我进来时就见到了,经理一定是在摸她股。我虽不高兴,可不敢说,因为家里全指着她的这份工作。经理对我笑笑,说他夫人在里面,我知道她夫人,是个性感的女郎,是那种男人见了JJ就会硬起来的女人。

经理说本来想吃饭时和我说,但还是现在说了吧,问我喜欢不喜欢做交换类的游戏,我说没听懂。他见我这样,就说那我直说吧,我喜欢你妻子,想和你妻子做一次,问我同不同意,这时我没了主意,不同意吧,怕我妻子丢了工作,同意吧,我还有点受不了,我只好说,那你问我妻子吧,她同意就行,我想她肯定会婉言拒绝的。他说好,有你这话就行,我给你一千元,你过来。说着他就进了里面,我只好跟进去。

进了里面,我看见经理夫人半裸着上身站在那里,而我妻子跪在地上,头却钻进了经理夫人的长裙内,经理夫人用手搂着我妻子的头,见我们进来,没做声。当然我妻子也就不知我们进来了。经理夫人见来了人更加兴奋,竟用一根小棒拍打着我妻子,不停地叫着:大力点,我喜欢。看到这,我的JJ一下硬起来了,而经理这时过去去亲吻他的夫人,把我妻子夹在他们中间。我妻子这时顺手去摸经理的裆部,熟练地伸进经理的内裤,在他的具上套动起来。

我见经理的具也不小,龟头很大,粗粗的,还比我的长了点。
经理拿过来一个眼罩,从裙内套在我妻子的头上,又把她从裙内拽了出来,这时她看不见我们,她竟用嘴含住经理的龟头,用另一只手抚摸着经理夫人的部,经理夫人这时脱去了我妻子的衣服,只见她的乳头硬硬的,部已有水流出来了,我没想到我平时高贵的妻子,这时能这么下贱地吻着别的男人的具,还那么卖力,我非常痛苦,但也有点兴奋。


只见经理夫人用一个颈圈,套住我妻子的颈部,拉着她在屋内走了一圈,而她竟像狗一样的在地上爬来爬去,走到了我面前,经理夫人用小棒扒开了我的裤子,还敲打我的具,我受不了,就拿了出来,经理夫人蹲了下去,用嘴大力的含住我的具,我好兴奋。经理夫人又把我妻子牵过来,说着:去口交。只见我妻子以为是经理,好贱的爬过来,还不停地闻着具的气味,最后一口叼住,快速的套弄,啊,我从没这样兴奋过,任凭她用舌舔着。

经理夫人见状,又牵着她在屋里爬来爬去,一会,带到经理面前,我妻子一定还是不知我在旁边,以为刚才吻的具是经理,竟钻到经理的股下,去舔他的肛门,看她那样的卖力,我痛苦的实在受不了。只见经理夫人把妻子拽到她的裙下,脱了裙,露出那肥肥的唇,毛也乱过了,而我妻子竟仍像狗一样在舔着她的私处。同时见经理把他的具从妻子的后面插了进去。 这时我妻子好像想起了什么,说:我老公还在外面呢,请不要这样。经理说:我让他先下去了。我妻子听罢,任凭经理在她后面抽插,看来她很兴奋,还不停地用雪白的股回敬经理的肉棒,那边也快速地舔着经理夫人的部,还发出啊啊声。

可能是我在旁边的原因,经理夫妇都很快到了高潮,只见经理夫人用小棒抽打着我妻子的股,大声地喊着:贱货,快,啊,啊““`快,大力点,小贱人,快。很快,在我妻子的口交下,她高潮了。经理又突然抓住我妻子的头发,把肉棒插进她的嘴里,我妻子肉棒在口中吞吞吐吐,还用一只手在套弄,不停地说着:我的主人,它好大呀,操我,快操我。只几下,经理就射了,射在我妻子的脸上,还有几滴在头发上,经理满意地看了看我妻子,又看了看我。

我知道了,他们夫妇这决不是第一次干我妻子,只是这次故意让我在场。经理向我胬了下嘴,我明白是让我离开这里。我走时还看经理夫人的目光停在我的具上。

我下了楼,站在门厅处等着他们,用兜的一千块钱磨擦着我的具,我又痛苦又兴奋,说不出来的一种感受。 一会,他们下来了,经理故意说:让你久等了。我看了看妻子,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,乐乐呵呵地挽起我的胳膊,对我说:哎,你看见了,我们太忙了,都要累死了。我也微笑着看着她头发上的那滴精液说:是啊。心里说:你等着,小骚货。可我又一想,她要不是这样做,可能早就让经理给辞了。从经理的夫人有点疲狈的脸上,我看出来她这时比我妻子还喜欢我。

上了经理的车,经理问我会不会开车,我说会,他说:那你开。我坐在架驶座上,把开往饭店。经理夫人坐在我旁边。经理和我妻子坐在后面,边开着车,我偷偷地通过后望镜,看到我妻子的手又伸进了经理的裤内,很明显,她没满足。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