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另类小说 > 母狗小姨娘

母狗小姨娘

2016-09-01

随手打开红色「法拉利」跑车的车门,踏足于这处静悄无人的公路旁边,一股无法遏止的兴奋占据着我的心头。

  这架红色名贵房车并非由我所拥有,我只是一个读书读不好的半吊子,仍然为考上大学可怜地挣扎,配戴一副四百度近视镜的重读生。这架名车的主人,现正待在车的后座处。

  「出来吧,小宠物。」

  我从后座一拉狗带,一具一丝不挂的诱人女体,四脚爬爬地从真皮***爬出这空广的车外,落到了水泥的道路之上。

  对不起,与其说她是一丝不挂,倒不如说她全身被漆上了一层白色底,黑色斑点的水彩。从她的一张面庞开始,直至她的粉颈、胴体、四肢以及阴肉周围亦涂抹了一层闪闪发亮,油溶性质的黑白颜料,当她四肢着地的时候,从远处看见时真的足够以假乱真,把她当成真狗看待。

  我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来为她涂上水彩,除了故意漏涂她的奶头和大阴唇外,就连她的每只手指和脚指,以至她的会阴和肛门,我都细心地漆上去。当然,她身体的每寸肌肤我也顺便玩味过了。

  一个红色的大型狗圈正套在她的脖子之上,连着狗带的环扣更系有一个银光闪闪的精致狗牌,在她的身后更有一枝黑色修长的玩具尾巴,深深地插入她的肛门之内,随着她的爬行动作而不断摆动轻跳。

  这只母狗是跟我一起同居,一起生活的女人,但她可不是我的女友或老婆,而是我妈妈的亲妹妹,跟我有着血缘关系的姨母,我妈妈从小就叫她小雅。

  一年前,为了要升读大学,我从花莲搬来台北,当时我父母把我交托给住在台北市郊的小雅姨照顾,但谁都没法想到我们竟会演变成现在这种关系。

  小雅姨比我妈年轻十二年,她从小已生得很标致,而且更是家中最聪明,最懂讨人欢心的一员,再加上她是家中的幺女,故此深受父母兄姐的呵护,也因此她的自信和自尊都比别人强很多。她大学毕业以后就进入大企业工作,经过十年的努力,现已成为管理三十多人的高级经理,当中还包括了拥有博士学位的专业人才。

  杏仁般的脸蛋,圆圆的眼睛,高高的鼻子,还有那点点迷人的朱唇,配搭出端庄贤淑而且和蔼高贵的五官样貌,这正是一张标准的美人脸子。

  她是一位美貌才能兼备的成功女性。

  不知是什么原因,每当我见到她现在这副下贱的样子,我就会无名火起,毫不客气地把手中的狗带用力一扯,小雅姨立即被拉得往前扑倒。

  「我没有时间跟你磨,做狗就要有个狗样,爬也要爬快一点。」说毕,我一脚轻踢在她肉质结实的屁股蛋上,惹起圆浑的大臀肉一阵精采的颤动。

  小雅姨没有因为我的粗暴而有所怯懦,她抬起头静静地望进我眼睛内,沉默地爬起身,跟在我的脚边开始爬行。

  我们在这段僻静的小路上散步,四周只有夏夜的蝉鸣。在月光的照拂下,小雅姨那无可匹敌的完美胴体散发出极厉害的魅力。比起她的美貌,她的身体才更吸引。

  小雅姨跟我妈妈一样,属于大胸部的女性,但却没有我妈般中年发福。虽已年届三十之龄,但因为经常健身而保持着流线型的女性曲线,那一条双手能握的小蜂腰,与及那对美丽修长的两腿,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。

  十多年前,她仍留着一头如云秀发,身穿亮丽的深蓝色短裙校服,在饭前黄昏之中,坐在我身旁教我小学生功课时的美态,早已深深刻入我的脑海之内。从那时候开始,我已被这位小姨姨包裹在衣衫下的巨乳和雪白的长腿而着迷。当时我就想,长大以后一定要找个像她一样这么美丽的长腿女孩作妻子。

  连我自己亦不敢相信,我居然有机会跟小雅姨单独居住,当我来到小雅姨的居所时,我几乎每晚都发着绮梦,梦中与隔壁的这位大美人覆雨翻云。她可是我从小以来的目标,更是敬仰于心深处的美女,她现在真的属于我了。

  世事往往就是这么讽刺,拥有接近完美的条件,却反而令男士们敬而远之。

  也很难怪,太强的女人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接受。小雅姨终究也只是一个女人,三十岁也没有男友,她的芳心已不能用『寂寞』来形容,而应该用『恐惧』来比喻。

  没想到这么坚强的面具之下,她原来这么脆弱。在端庄的粉饰之下,她已经腐烂至这么淫荡和变态。

  从路旁的一棵大树上折下一条树枝,我狠狠地向那圆大的股肉上挥打。小雅姨吃痛后惊呼一声,但却没有回避,反而那支肛门中的尾巴,随着她的盈臀摆动而左右摇晃,似是希望多被痛打的样子。

  我的小雅姨不应该是这副德性的!

  「贱格!」

  树枝重重鞭到她的女阴之上,这母狗忽地栽倒地上。我一拉狗带,这母狗又再次爬起来继续前行。

  我们同居后不久,她在家中的衣着开始随便,我虽然只有十九岁,可不是纯情至看不出情况。为了解决寂寞也好,为了渲泄中心的抑郁和不满也好,对我来说都不重要,我最终都占有了她的身体,与及灵魂。

  或许是因为为世不容的关系,她不断地以古灵精怪的性爱来麻醉自己。最后甚至想被严重的性虐待,而最终她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,变成一条被男人拿来取乐的美丽牝犬。

  是的,她不是小雅姨,她只是一条母狗,世上最下贱的母狗。

  微风轻轻在我们身旁吹过,但却吹不灭我们的欲火。一辆汽车从前方向我们驶近,车头的镜光更投射在我们的身上。母狗终于生出一点恐惧,爬行的速度缓缓降低。

  「别挣扎了,反而会让人注意的。」

  我亦装作若无其事般牵着她继续前行,她没有再挣扎,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颤抖。当汽车驶至我们面前时,我感到非常之刺激和兴奋,把一个女人公然一丝不挂地牵在公路旁散步,还大大方方地让路过的司机看个饱,真是很有趣的一回事。

  「抬起你的狗头!」

  拉了拉那条狗带,这母狗缓缓抬起了脸,让陌生的车子灯光照到她的样子。

  在旁的我看着她因爬行而摇动不断的豪乳,那两颗鲜红的乳头已经胀起来。明显地,羞辱和暴露已唤起她潜藏的淫贱本性。

  车中的司机并没有发现她是一条人形犬,以平稳的速度跟我们擦身而过后,竟开着车子绝尘而去。

  正笨蛋,这么出色的大美女,脱得精光地在路边爬来爬去,你居然看也不看就开车走了,不是暴殄天物是什么?

  汽车逐渐远去,我笑着蹲下身来,在母狗的身旁捏着她那把丰满得不得了的豪乳,另一只手则像摸小狗般爱抚着她的头顶。她的乳房虽然已失去了少女时代的坚挺,可是仍不至于下垂松弛,按在手中就似一团柔软的面粉团。乳尖上的奶头已经发硬,在我的掌中更倍增爱抚的触感。

  我把手指伸入她成熟的性器内腔,熟练地一勾指头,顶到了她微硬的G点上,我在她的耳边轻吹一口气,小声地道:

  「没想到自少就是乖乖女的小雅姨姨,实则竟是条淫荡的母狗,真想让公公婆婆,舅父和老妈欣赏一下你现在这副狗样,嘿嘿嘿……说不定他们也想操操你这母狗呢。」

  随着我的嘲笑和指头的勾弄,母狗面上闪动着感情丰富的表情,似是羞愧、似是痛苦、但更似是享受。从她的眼角中慢慢泛起一点泪光,可是她的嘴角更流出痛快的唾液。

  「衰狗,吠几声来听听。」

  母狗已不顾什么仪态,向着大马路的尽头处高声叫嚣:

  「汪汪!汪汪!!汪汪汪!!」

  「哈哈哈……狗就是狗,你就尽情去放荡,尽情地吠吧。」

  「汪汪汪!!汪汪!!呜?!」

  伸入母狗体内的手指突然感到一阵压迫力,她的胴体也出现轻微的紧绷,这是她高潮来临的先兆。

  当她快要发泄时,我把手指从她的肉壶内抽出来,还拉着一条银色发亮,淫靡无伦的液体。在高潮边沿被强制停止,成熟的身体难以抗拒这种可悲的酷刑,母狗竟主动地把她的脸贴到我心胸,乞求我让她得到泄身的机会。

  看到她闪亮亮的妙目,我突然生出一点心软,可是一瞬间我又硬起了心肠。

  「你只是狗嘛,高潮不高潮可由不得你啊。嘿嘿嘿嘿…」我一边嘲笑着她,更把手指上的爱液物归原主,涂回她的脸颊上。

  快到手的高潮虽然被夺回去,但她的下体仍然流水不断,被羞辱、被戏弄、被轻蔑的感觉,最适合用来调教这种贱狗。

  十分钟,在这漫长的十分钟里,被燃起欲火的成熟肉体仍承受住了想要又要不到的苦楚。母狗三番四次用那白色黑斑的身体来磨擦我的腿边,希望能向我讨好一下。

  其实我很喜欢这种感觉,我感到她是实正地属于我的,是我专用的性宠物。而且我也相信她亦喜欢这种子,因为她已真正地属于某个人,受控于某个人,被疼于某个人。

  「嘿嘿……想要拉拉了吗?」

  母狗的眼内已再找不到女性的矜持,只剩下野兽般的狂喜,她已完全投入这个超乎想象的淫欲世界内。我从她的肛门中拔出了假尾巴,把尾巴的珠子插头让她自己咬着,拉着狗带来到马路边。

  我这智能与美貌并重的小雅姨当然明白我的坏主意,她就像条野狗一般,一丝不挂地蹲在大马路旁边,面向着马路拉起粪来。看到这一幕,我竟然勃起了。

  从她的肛门突然处传来一声怪响,她居然放了一个臭屁。

  「哇,好臭!正衰狗!」

  我用鞋底轻轻踩了一下她的粉背,在她的背后留下一个黑色污秽的鞋印,她因这份强烈的羞辱而难过得低吟。在接受着我的凌辱下,她那鲜红的肛门口慢慢地增长突出,从花心中吐一团啡色的物体,这团污物缓缓地伸出来跌到地上。

  虽然是夜晚深宵,但夏天的天气仍带点燥热,这条母狗可能因为过于紧张,故此拉得非常之慢,大便的异味亦逐渐浓郁。

  当她仍在享受拉粪的快感时,另一辆汽车又从远处向我们驶过来,从她侧面我看到她眼中充斥了复杂无比的变化。我笑着一摸她的头顶,用手指划了一圈,她才稍稍安心地背转了身体,变成背对马路地拉粪。

  汽车的光灯打在我这头美丽的宠物身上,清楚照出肛门中仍有半截粪吊在空气之中。她的眼睛紧紧合上,两条细眉更皱成八字,支撑身体的手脚不断颤抖,呼吸声沉重得连我也听得到。

  汽车在我们身后不足十尺经过,还带起了一阵阴凉的劲风,母狗就似中风一般,在车子经过时仰首发出畅美的微哼,终放屙出了堵在体内的污物,肛口还敏感地快速收缩和放松。

  直至汽车驶过去,她亦终于力尽,手脚无力地发软跪在路旁,不停喘气的面上却出现一脸回味的贱相。

  「嘿嘿嘿……真是有够贱的,擦干净屁股吧。」我轻拉狗带,母狗咬着尾巴的嘴上突然笑了,非常驯服地跟在我的脚后跟,爬到一株大榕树前,把屁股对上去,在粗糙的树皮上下磨擦……

  在一个平静而隐蔽的长椅上,我静静地坐在椅上享受着,在我身前这头成熟而又美丽的美女犬正勤奋地为我口交。她的小舌头不断舔食我的阳具,还简洁地发出淫秽的吸吮和呻吟声,十足一头饥不择食的野狗正在狼吞虎咽一般。

  她已经非常亢奋。

  从刚才开始,她因被我玩弄而发情,但又被我强行不准她泄身,而现在更为我雄壮的阳具口交,像她这种成年妇女又岂能忍受。

  她的手指偷偷地伸到两腿之间,开始自我抚摸起来。我冷哼一声,轻踢了她的大屁股一下,她以敬畏的眼光望向我,才把手放回地上。

  狗,是要严厉地管教的,尤其是这种淫贱的母狗。

  我的视线慢慢集中到她的手腕,心中忽然流过一种心痛。她手上有道疤痕,是她数年前被一个男人甩掉时,因看不开而留下的。听老妈说,那个男人因为受不了她的傲气而放弃她。不仅如此,他还恋上了另一个男人,结果气得她死去活来。

  心高气傲的她一时急怒攻心而干了傻事,虽然及时发觉被救回一命,可她实在伤得太深,故自此以后她越来越孤僻,也越来越寂寞,直至我搬来跟她同住。

  在她为我口交的过程中,我的手提电话突然响起,我拿出电话一看显示屏,脑内兴奋得感到一点麻痹。

  「喂喂,老妈吗?」

  母狗全身僵硬,连口交也慌得停了下来,她怎都没想到此时来电的竟会是她的亲姐姐,我的妈妈。

  我心中暗笑着,可是面孔却满不高兴,用鞋尖挑了一下她的下阴,她微微一窒,再度开始停顿了的口舌服务。作为一条狗,她还没有羞耻的资格。

  「怎么了?嗯…嗯……我不在家里……亚姨在哪里……她不在家吗?」一边谈电话,我仍一边欣赏小雅姨那羞得现出泪光,阳根撑起面皮的窘态。但讲真,她真的生得很漂亮,尤其是被我欺侮时,她的神态就更为动人。

  我稍为加大了力度,用鞋尖不断地磨弄她的阴户,她原本羞涩的表情因异常的快感而开始变化,变得非常妖艳淫荡。

  「嗯…她…噢,她好象约了朋友吃宵夜,男人还是女人?我怎么知道……」当然是男人,而且现在还吃得津津有味呢!

  恐怕我妈妈想破脑袋也想不到,当我和她通电话时,她那位乖妹妹正为她的儿子含阳具吧。想到此处,我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捏了一把母狗那圆鼓鼓的豪乳,这么柔软质感的乳房实在是摸多少次都不会厌。

  「好啦,好啦……放心吧,我会『看好』亚姨的,什么?知道了,我会听她的话啦。嗯……再见。」我按下电话制,不禁望着母狗淫笑。

  「现在不知是谁要听谁的话呢?嘿嘿……好了,要出了,唔……」

  长叹一声,我把所有的精华都射进她的嘴里。

  不愧是我训练有素的淫虐用女犬,当我发泄过后,她也很乖巧地为我吸去残留阳具之内的精液。这种事后服务,其实比起发泄当时更具满足感。

  「乖,躺下。」

  这是平日训练她的犬艺,她快速地躺在这片泥地上,两手虚放,大腿张开,小腿屈曲,没有涂上水彩的乳头和贝肉犹其显眼。她那张油了水彩的白脸,正高兴地笑着,而且笑得很真,很快乐的样子,她还不忘伸出了舌头来逗我高兴。

  我分开脚站到她面前,摸上了宝贝,用力一谷把尿液射往她的面上和口里,她合起了眼睛,开始品尝我射进口内的赏赐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回到法拉利内,我打开了上盖,让母狗坐在我的大腿上,我再度勃起的阳根已深深进入了她的身体,从后方奸淫着她。

  侵犯着自己的姨妈,这个从小看着我长大的美丽女子,收藏心底的尊贵女神,我感到了不枉此生的快乐。

  「母狗,主人每插你一下,你就吠一声。开始!」

  「汪、汪、汪!!」

  我一手握着她的小腰肢,一手摸上她抛动的大乳房,感受着小姨姨的体内温暖。她蹲在车椅子上,一只手正捉紧驾驶盘维持平衡,另一只手禁不住而搓揉自己的乳房。

  我用力往她的深处推,而她也努力地配合着我。由于刚才久久没得到高潮,现在的她放浪地吠叫和摆腰,什么矜持都没有了,什么理智都失去了,只有拼尽全力地与我伦乱,她脑里大概只想到一件事。

  高潮。

  「汪、汪、汪!!汪、汪、汪!!」

  「好舒服,小母狗!你的肉洞棒透了!来,继续叫!」

  每当我插她一次,她就尽情地吠叫一声,而她每吠叫一声,我就感到她的阴道收缩得更为强烈,也刺激我再次用力地插她。她学着狗的叫声不停地吠出来,狗吠声更传遍附近的每个角落。

  「小雅姨!我要……嗯……」

  「啊?!!」

  我们连合的身体同时一震,一起达到了最高的仙境,而我这外甥的精液更直接送入她这姨母的子宫深处。

  迷糊之间,从汽车的倒后镜里,我好象见到小雅姨面上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  咯咯咯……

  一阵敲门声打碎了我的甜梦,老不愿意地我拖着身躯去应门。门一打开,我原是昏沉的睡意已经消失无踪。

  「日上三竿了,还不吃早餐吗。」

  门外正站着一位无可比拟的大美女。

  小雅姨束起了头发,一根一根柔软的乌丝发荫垂在额前和耳边。她脸上化了一个淡淡的妆,浅蓝的眼影和粉红的唇色,虽然是淡了一点,但配衬出来的效果却出奇地清丽脱俗。

  她的小耳珠还有一对吊了钻石的耳环,与及扣在粉颈的黑色缎带链子,使她的气质更为高贵而耀眼。

  神采飞扬的眼神,如沐春风的朝气,无论怎么看,都只像个二十岁左右的美丽女性,根本不能从她的外表看出她的实际年龄。

  她身上穿着齐整的上班服,白色底衬暗红色的外套,鼓胀的胸上扣了一个蓝宝石扣针,下裆是一条短身的黑色裙子,露出了一双白洁迷人的长腿。每次看到这对长腿,我都会感到一点点的晕浪。

  「我面上有什么吗?」发现我无礼的眼光,小雅姨亲切但胡疑地问我,她清晰的瞳孔圣洁得使我心生惭愧。

  「噢,不,没有……」

  「嘻嘻……那就别发呆了,早餐快冻啦,姨姨还要上班的呀。」

  小雅姨微笑着,面上现出两个可爱得让人发疯的酒窝,留下发呆的我自己去吃早餐。她是我见过最美丽,最温柔的女人。

  我走进洗手间梳洗,但心里似仍回味着刚才小雅姨那迷人的风采,与及昨夜古灵精怪的绮梦。

  什么跟什么呀?

  是否最近读书的压力太大,怎么经常都发这种变态的梦境,试问老成持重的小雅姨姨怎么可能会这样子。

  坐到那张酸枝餐桌前,我喝了一杯鲜奶,但眼睛不时偷看对座的小雅姨。

  「你睡得好象不太好呢。」

  「嗯?!是吗……哈哈哈……」大汗中。

  「年青人,有时该放松一下,否则对身心都不健康的。」

  小雅姨悠然地切着碟上的薄牛扒,阳光照遍她身上时,她简直好象是会发光的女皇一样,害我连偷看她也不敢。

  有时,我都觉得自己太胆小了。

  「亚姨……」

  「嗯,什么……」

  小雅姨倏然放下了银制的餐刀,玲珑的眼眸凝定在我的面上,当中除了黑白分明的美丽外,似乎还有一点我不明白的东西,那明亮的瞳孔视线吓得我几乎连心都跳出来。

  「不,没有……」

  「是吗……」

  不知是否眼花,在背光中的她好象跳皮地嘟起了嘴,还有一点点的失落及怨怼。

  「你要考试就要注意睡眠,有需要的话,今晚就在我房里拿一粒安眠药吧,很有效的。」

  「是的,姨姨。」

  没来由的,忽然之间感到一阵莫名奇妙的兴奋,小弟弟神经病般地自动勃起来,我是不是有病呢?